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陈水扁正在嘲笑国民党的笨

发布时间:2019-10-09 22:14:34

  陈水扁正在嘲笑国民党的笨!

  如果,我是陈水扁,最近一定会门牙脱落、下巴脱臼,肚子痛到直不起腰来!因为,太爽啦!真爽啦!有国民党在“护航”,陈水扁一定快乐作满到2008了啦! 看到国民党这么笨,为了马英九的“特别费”,国民党像一群滥泥里的乌龟,烂打乱攻,搞的自己又脏又臭,都忘了抬起头看一看。抬起头,他们就会看到陈水扁笑翻了,笑掉了大牙,笑脱了下巴,捧腹大笑,快乐地不得了。

  国民党笨在那儿?笨!笨!笨!笨!笨!笨!笨!连七笨啊!

  第一、国民党诸公真是心虚啊!被民进党一攻说马英九的特支费是“贪污”,就慌了手脚了,就被民进党的“定义”给套死了,明明“国务机要费”和“特支费”不同,这几个月国民党已讲了连篇连牍,主管部会也说明很清楚,民进党硬?要混为一谈,这是他们要替陈水扁脱困,国民党怎么就傻傻跟进呢?

  首长有特支费这是从1960年代就有官场惯例,岂止6500人,几十年下来,不知有几万人都是如此。也许有碍观瞻,但是行政体系下的制度啊!陈水扁的“国务机要费”可不一样啊,因为陈瑞仁查的很清楚,李登辉就不是像陈水扁这样用。但马英九的特支费,并没有像陈水扁一样“别出新裁”,和其它首长特别不一样。

  国民党不思从法制解脱,更一进步设法合里首长薪资结构,却为了急着帮马英九解套,国民党采用了“相互毁灭”的战法,也指控翁岳生、四大天王、还有各种官衔也一样,他们也都是“贪污”。

  问题是,大家都“贪”在一块儿,马英九就解套了吗?一个人闯红灯,可以说其它六千五百人也闯红灯,所以就不该受罚吗?要是这样再搞一个朝野协商的“大赦”,小老百姓岂不看在眼里,干在心里!马英九就算被“赦”了,额头上的“贪”字烙印也被硬加了。合理吗?

  第二、国民党的反扑,正是在陷马英九非要被起诉不可,因为,照国民党的说法,翁岳生也涉贪,吕秀莲也涉贪,既然共识就是“贪”,同样的逻辑,侯宽仁检察官能不起诉情节一样的马英九吗?有这样的党员,只会陷党主席卷入法,还把全台所有首长都拖下水,大家都是一般黑,凭什么倒扁?陈水扁当然快乐得不得了!

  第三、国民党更笨的是,一直不愿意开大门、走大路,把马英九的特别费说清楚、讲明白,澈澈底底化解法之缺陷。却只会掩耳盗铃,一下子说要改国民党的“排黑条款”,这种因人设事的方法,岂不是学当年陈水扁为了要选总统,逼民进党改提名条款一样吗?这样搞法太棒了,把马英九搞得像陈水扁一样,马英九还凭什么选?陈水扁又凭什么挨骂?

  第四、另一种更笨的方式,是鼓吹要是马英九被“停权”了,就“脱党参选”,这就是把马英九搞成了像是宋楚瑜,真这样子干,马英九凭什么代表正蓝旗,国民党和亲民党一模一样,国民党和马英九再也没有正当性,国、亲两党就会吵翻天,马、宋也可以打一架。最快乐的,当然还是隔山观虎斗的陈水扁和民进党了。

  第五、国民党最不长进的就是,明明是一个民进党刻意扭曲,精心炮制要澈底毁灭马英九的攻势,国民党却不改其“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的老传统,马上跟进斗马英九,又是搞“连爷爷请回来啦”的把戏,又是搞“马王分权”的斗争,这样子的国民党,内耗都来不及了,陈水扁岂不又可以为所欲为了!

  第六、更让陈水扁眉开眼笑的是,没错,马英九太龟毛,马英九不懂得和党内“立委”搏感情,马英九不会分配利益,但这不正是社会寄望马英九能改变国民党的恶质文化之所在吗?结果但见国民党“立委”趁火打劫,又是要马英九和“立委”要多“喝两杯”,又是要马英九要记得替连爷爷过生日,马英九真这样搞,那他和王金平又有什么不同?那个曾被人民唾弃的旧国民党,岂不还魂了。

  马英九确实是还有许多问题,但不要忘记了,当马英九不再像是“马英九”,这是自毁最大优势啊!国民党凭什么班师回朝,2008年,民进党安啦!一定继续执政,当然,卸任“总统”的陈水扁,也还是可以呼风唤雨,民进党内的继任总统,不会再法办陈水扁的啦!

  第七、国民党还在掩耳盗铃,自欺欺人。不敢真正去面对着如果不从法理上去替马英九的困局解套,马英九被起诉的机率依然存在,却没有去想因应方案,甚至假装危机不会发生,说什么现在不该谈这问题。

  难道要马英九到时候也学陈水扁说:“继续参选‘总统’,除非一审判决有罪才弃选”吗?这太爽了,陈水扁百分百解套了,那陈水扁就可以再赖下去:“还没三审定谳,司法未定论”,马英九还敢反对吗?泛蓝还敢多话吗?他们自己也没多干净!

  因为国民党的笨,陈水扁才能够这么爽,国民党还不清醒吗?

  第一、不要中了民进党的圈套,大大方方就向人民讲清楚,特支费就是变相的薪水,这是政府制度的不明确,也许有人觉得有“道德瑕疵”,但不是犯法。台湾这种变相薪水比比皆是,除了政务官有特支费,一般官员也还有什么“交通津贴”、难道也要一一列举都用在交通上吗?真要用民进党这种斗争标准,恐怕连李远哲都要出事,中研院和各公立大学教授除了薪水外,也有“研究费”,很多人比薪水还高,还不是直接拨入账户,难道也要举证证明这些钱都用在“研究”吗?这样搞下去,台湾还有清廉之人吗?

  更何况,连民间也是如此,多少的公司行号,为了减少替员工缴纳的健保费、劳保费,不也是把“薪资”压得低低的,然后用一大堆“津贴”名目给员工,如果民进党用的标准真对的话,上市的民间企业,小股东要找麻烦,比照办理,岂不是连张忠谋、郭台铭、王永庆都可能犯“背信罪”。

  第二、国民党应作的事,这是制度使然,“立法院”应该用职权,逼“主计处”、“财政部”、“审计部”把所有的相关公文摊出来,明明是政府的规定,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装胡涂,任凭社会陷入恶斗之中呢?该改的是制度,而不是用监狱来解决。

  第三、国民党内不是还有许多前朝“主计长”、“财政部长”、“国库署长”吗?他们应该站出来,向人民说清楚特支费设计的原委,而不是躲到不见弹。

  第四、请国民党诸公好好看一看陈瑞仁检察官的“国务机要费”起诉书吧!陈瑞仁的起诉书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精神,就是“司法不能逾越权力,干预行政权”,所以他接受了主计单位为陈水扁的说辞,那一半不必查核的,就不必查核。

  陈瑞仁查的是需核报的那一部分,而且,陈水扁的“假发票”情节,就目前已知的情况,和马英九的问题天差地别,国民党应该好好倡导这方面的概念。没道理说,陈水扁明明在这方面,司法已有判例了,国民党却卷入莫名其妙之漩涡中。

  第五、至于马英九的问题,他确是该多走进凡尘一些,但不是和“立委”多“喝两杯”,马英九更该作的事是,多到民间和老百姓喝喝茶、学学当年的孙运璇和江丙坤,在小工厂的铁皮屋边席地而坐,听一听第一线的劳苦兄弟的真实生活、到各村各里,为曾经帮台湾打拚经济的老女工过生日,而不是陪连爷爷喝红酒,这样,马英九才能更体民瘼,培养格局。而不是加强旧国民党那套“同其光、和其尘”的人脉学。

  终结一句话,民进党硬说“特支费”是“贪污”,国民党就跟着起舞,这叫跳入对手设定的战场,毫无议题主体性和战略主动性,有这么笨的党员同志,难怪马英九在劫难逃哦!爽的,就只有陈水扁!来源:台湾《中国时报》 ,略有删节。

行情
过滤设备
民生娱乐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