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创世神坠 第三百九十一章 巨人

发布时间:2020-01-16 18:42:08

创世神坠 第三百九十一章 巨人

三百九十一

“无数的岁月过去了,你依旧是这般美丽动人。”

血天这话,是对着银瞳说的。

在楚乐的印象之中,血天的眼神还是第一次带有欲望。

楚乐不禁看向银瞳,难道血天以前还追求过银瞳不成?这般想来似乎颇有道理,毕竟银瞳和血天,即便是在当时应该也是这片大陆之上最强大的两个存在,血天会爱慕银瞳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此时似乎并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楚大少爷赶忙收回胡思乱想的意识。

银瞳黛眉紧皱,道:“别人若是这般赞美我,或许我还会挺受用,不过你的赞美,我可受用不起。”

血天听了银瞳的话,并没有露出不悦的神情,转而又看向楚乐,道:“本来只是想引你上钩,没想到竟然钓到更大的鱼,是该说你们运气太差,还是我运气太好?”

“哼,少废话,想要留住我们三人,还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银瞳说罢,身上的光环再次出现。

“这么多年,你的实力,一点进步也没有啊。”血天缓缓抬起如同女子一般纤白的右手,指尖滴落五道鲜血,瞬间化成血线流入周围的血柱之中。

“嗡——”

血柱发出诡异的声音,楚乐只觉得一瞬之间全身气血开始翻涌,竟似乎受到什么吸引一般要溢出体外。

一道红色的阵图瞬间出现在神殿的地面之上,血柱瞬间红光大盛。

“啊啊啊——”

楚乐在一瞬之间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这是他许久没有体验过的感觉,仿佛整个身体的力气都逐渐被抽空。

血天冷笑一声,随后周围四枚令牌缓缓浮现,当看到那令牌之际,银瞳的脸色一阵苍白。

“多年之前,诸神用来封印你我两族的法宝,如今却落在我的手中,看到了这个东西,你是否还有自信,能够从我手中逃脱?”

血天露出胜券在握的神情,看着银瞳。

银瞳身子隐隐有些颤动,随后,她竟叹息一声,道:“你放他们走,我的力量,你想要便拿走吧。”

“银瞳,你说的什么话,我怎么可能——”楚乐听到银瞳的话急道。

“住口!”银瞳的脸色前所未有的严肃,其中隐隐透露的不甘之色,让楚乐一阵酸楚。

血天嘴角勾起一抹弧线。

“想不到,当年最为憎恨人族的狼神,今日竟然会为了拯救两个凡人甘愿作出如此牺牲。”

“用不着你多言,以你的力量,想要完全炼化我的神力不可能做到,若是你能他们离开,我愿意立下神誓,献祭与你。”银瞳脸上露出决然的神色。

血天道:”这个提议,颇为吸引我。“

随后,他的目光,竟又落在楚乐身后的青媱身上。

“这个小姑娘,我也要。至于他,我可以暂时放他离开。”

“你,你不要太过分了!”银瞳怒道。

血天笑道:“现在的你们,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

血天说罢,身旁的令牌忽然散发灰暗的光芒。

无论是银瞳还是楚乐,顿时自己对体内灵力的感知骤然被切断。

“放他离开。我愿意留下。”这时候,一直未曾说话的青媱忽然出声。

“媱儿,你住口。”

此刻的楚乐,前所未有的愤怒,又是这样的无力感,与上次七海城的感觉一模一样,自己难道只能有一次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人为自己牺牲?

不,若是这样,他还有什么意义继续存活?

“银瞳!”

就在这个时候,青媱忽然对着银瞳示意。

银瞳叹了一口气,身后的光环一转,楚乐只觉得下方的空间忽然崩塌,整个人竟是如同掉落深渊一样向下坠去。

“真是感人啊。”

神殿之中,转眼只剩下了三个人。

“拿下你的面具。”

血天对着青媱道。

青媱缓缓抬手,解下自己的面具。

纵使是血天,在那一刹那都呆滞了。

“当初在镇海城的惊鸿一面,如今再次见到,真是难以相信这个世间还有这般绝色。”血天眼中的欲望之火愈发明显。

青媱的美,是世间任何一个男子都无法抵挡的。

即便是血天,本被仇恨充斥了内心,也不由得被激发起最原始的欲望。

“你敢碰她,我便不会让你好受。”银瞳挡在青媱身前道。

血天冷笑一声,道:“我便要碰她,你又能如何?何况,不止是她,得到了你的力量,你的人,我也不会放过。”

“无耻,堂堂血龙一族的族长,竟然是这般行径!”

“你难道不知道,龙性本淫吗?”血天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欲望,一挥袖,将银瞳弹开。

快步走到青媱身前。

“好久没有享用人族的美人,今日,能够有这般绝色开荤,倒是不枉我被封印这般多年了。”

青媱缓缓闭上眼睛,脸上一点慌乱的神情也没有,平静得异常,却不知道她心中在想着什么。

就连血天,也不禁感到一丝奇怪。

然而青媱的诱惑如此之大,让他已经无法忍耐到下一刻,他正要将手伸向青媱之际,却忽然感到一股莫名的心惊。

源头,却是在神殿之外。

一股古老的气息,骤然崩碎了坚硬的神殿大门。

苍茫无尽的浑厚力量冲进神殿,无数诡异符文飘进神殿之中,在血天身边,形成了一个结界。

一道巨大的身影,身后一道暗红色光环,带着仿佛可以毁天灭地的气息,从神殿之外,缓缓走入。

那道身影的右手之上,一道奇妙的符文,不断地散发出惊人的气息。

就连一直仿佛将局势掌控在手中的血天,终于脸上露出一丝严肃的神色。

“原来,你们将他送出去,是这个打算吗?”

那进来的人,赫然就是刚刚离去的楚乐。

只是,此刻的楚乐不但身躯暴涨无数,就连神情,似乎也有些狂暴。

本书来自:

信阳市第四人民医院怎么样
本溪市中医院怎么样
内蒙古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廊坊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西宁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