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械医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白斩鸡

发布时间:2020-01-17 03:38:47

械医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白斩鸡

热门推荐:、、、、、、、

:看《械医》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苏弘文轻轻拍拍手坏笑道:“好了,哥几个到了喊他们起床的时间了,走。”

墩子看了看手里的一串手雷嘿嘿奸笑个不停,大个扣住一个手雷的拉环豪气干云道:“走,干他娘的。”

博士扭扭脖子恶狠狠道:“让他们爽翻天。”

狼牙蹲坐在地上两只前爪急急的在地上按了几下,显然这家伙也有些迫不及待了。

苏弘文转身走去,此时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很快苏弘文一行四个人就到了四座营房前,说是营房其实就是帐篷,现在毕竟是演习,刘亚明带领的四连自然不能真把营房给搬来。

苏弘文手里捏着手雷跟不远处的大个对视着,他一根根伸出手指,伸到第四根的时候苏弘文、大个、墩子、博士一起高喊道:“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说完就把手雷仍了进去。

“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四座营房里立刻冒起了大股、大股的白烟,很快就传来一片剧烈的咳嗽声,一群穿着大裤衩的士兵们捂着嘴跑了出来。

为首的一个人被烟熏得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还距离的咳嗽着,过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这人擦了把眼泪看着正对他坏笑的苏弘文道:“你怎么跑出来的?”

苏弘文指了指狼牙随即拍了下他的肩膀道:“兄弟现在你是一具尸体了,尸体还是别有那么多的问题为好。”

仍下这句话苏弘文带着大个四个人奔着一座小点的营房跑去,这是刘亚明的临时指挥部,营房那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早就惊动了指挥部的里的刘亚明等人,他们此时已经拿着枪跑了出来,一出来就看到了苏弘文。

不等刘亚明说话苏弘文手里的枪就响了。刘亚明身边的几个人身上立刻冒起了白烟,显然他们已经被苏弘文击毙了。

刘亚明举枪刚要还击眼前就出现一个黑影,苏弘文这家伙把枪当板砖用给仍了过来,一下把刘亚明砸到在地,他们四个人一拥而上眨眼间就把刘亚明给捆成了粽子。

在这时候营房里跑出来的士兵都在旁边看着,一看他们连长就这么被抓了一个个憋屈得够呛。这会他们真想冲过去干掉苏弘文这四个混蛋,可演习有演习的规矩,他们已经阵亡了,现在就是尸体,那能不要脸的还动手?

刘亚明脑袋上被砸出个很大的青色大包,他皱着脸道:“那个兵谁他娘的让你用枪砸我的?不知道枪是士兵的第二生命吗?你他娘的怎么能把枪当板砖用?那个王八蛋教你这么干的?”

苏弘文蹲下身坏笑道:“连长同志你现在是我的俘虏,就别说那些没用的了吧,咱们说点有用的,你告诉我你们团的指挥部在那?”

刘亚明“呸”的一声吐出一口痰。随即一仰脖道:“不知道。”

墩子搓搓手道:“骨头还挺硬,我劝你赶紧老实说,要是不说我可就不客气了。”

刘亚明根本就不怕苏弘文这些人对他严刑逼供,这毕竟是演习又不是真的战争,大家都是华夏军人,是自己人,既然是自己人怎么能下毒手那?于是这家伙很硬气的道:“不客气?我到要看看你怎么对我个不客气法。”

这话把墩子噎得够呛,他还真没办法干出什么不客气的事来。气得他直跺脚。

苏弘文意味深长的笑道:“不说是吧?”

刘亚明不屑一笑道:“被你们抓了老子认栽,但想让我当叛徒那是做梦。他娘的阴沟里翻船了,被你们这几只小鱼抓到真他娘的丢人。”

苏弘文站起来坏笑道:“大个把他给我捆树上去。”

大个也不知道苏弘文要干什么,但还是揪起坐在地上的刘亚明,跟博士一块把他给捆树上了。

旁边的士兵们看到连长被捆到树上一个个急得不行,但急也没办法,他们是尸体。根本就没办法动手。

苏弘文跟了过去拿出一把刚缴获的匕首冲刘亚明比划着,刘亚明看到那锋利的匕首总是在眼前转还真有点怕,不过他还是硬气道:“你小子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最好不要瞎搞,不然老子送你上军事法庭。”

苏弘文把匕首顶在刘亚明的胸膛上坏笑道:“连长同志你少吓唬我,我是吓大的。你最好赶紧说,不然我真不客气了。”

刘亚明低头看了看胸膛上的匕首,心里有点犯怵,他是真怕苏弘文这愣头青对自己干出点什么过激的事来,但这个时候他不能熊,手下的人可都在看着他,于是这货继续硬气道:“不客气?老子怕你啊,有种你就来,老子要是吭一声,我跟你性。”

刘亚明的一个手下听到这话立刻大喊道:“连长好样的,连长你放心这几只小鱼也就是吓唬下你,不敢对你干什么。”

苏弘文嘿嘿坏笑道:“是吗?”说完手上就是一用力,就听“喀嚓”一声,刘亚明身上的军装被划开一个大大的口子,顺着这口子可以看到他的皮肤。

刘亚明没想到苏弘文这小子真敢动手,那喀嚓声可把他吓了一大跳,但随即就感觉到这一刀很有分寸根本就没伤到他,这可让刘亚明更有底气了,他知道苏弘文这家伙就是在吓唬自己,根本不敢真给自己来一刀。

“小子你就这点本事啊?有本事真给我一刀。”刘亚明开始挑衅苏弘文了。

苏弘文也不恼,笑嘻嘻的看着刘亚明道:“天还是热啊,连长你穿这么多肯定热,我帮你凉快、凉快。”

刘亚明听到这话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他急道:“你要干什么?”

苏弘文也不回答,坏笑着挥动了手中的匕首。一时间“喀嚓”声不断,不到一分钟刘亚明就换成了乞丐装。

苏弘文对大个道:“大个帮帮忙,让连长同志凉快、凉快。”

大个这会是明白苏弘文什么意思了,坏笑着就开始扯刘亚明身上的乞丐装。

刘亚明急道:“他娘的你们不能这么干,住手,住手啊。”

苏弘文跟大个那搭理他。很快就让刘亚明清洁溜溜了。

四连的士兵们看到自己的连长被脱成了白斩鸡一个个气得脸胀得通红,有人忍不住道:“你们无耻、下流、卑鄙。”

苏弘文浪洋洋的冲他们挥挥手道:“都给老子闭嘴,一群死人还废话那么多。”说到这他对刘亚明道:“连长同志你说是不说?”

刘亚明现在是称身**,浑身都感觉凉飕飕的,尤其是下边,他怒道:“你们给老子等着,我……我弄死你们。”

苏弘文把匕首放到下边在刘亚明那一坨东西跟前转悠个不停,刘亚明紧张道:“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别乱来,不然你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苏弘文摇摇头道:“我哪敢伤了连长同志。只是我以前是当医生的,一看人不穿衣服站在我面前我就想给他备皮。”

刘亚明急道:“备皮?什么是备皮?”

苏弘文坏笑道:“就是把你下边那些毛给刮干净,就像这样。”说完苏弘文握着匕首的手就动了一下,一缕黑色、弯曲的毛发被风吹得飘在了空中。

刘亚明怒道:“我草你姥姥,你给我等着。”

苏弘文不耐烦道:“还废话?”说完又刮了一下。

刘亚明是彻底没脾气了,说话终于不在那么硬气了:“你违纪了,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是连长。”

墩子坏笑道:“违纪什么啊?连长同志你脑子坏掉了?我们又没伤到你,只是掉了几根毛而已。又不疼。“

博士低头看了看道:“连长挺有货的啊,不过要是没毛了可就不好看了。没毛的小**叫什么着?对,叫白斩鸡。”

刘亚明这个气啊,可他却拿苏弘文这四个无法无天的货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是对他们怒目而视。

苏弘文坏笑道:“连长同志你还是赶紧说吧,你在不说下边的毛刮干净了我可就刮你的眉毛跟头发了,到时候全刮光了你可真成白斩鸡了。你手下可都在旁边,你要是当着他们的面被我搞成这个样子以后还怎么带他们啊?”

刘亚明怒道:“你他娘的敢。”

苏弘文哼了一声道:“我有什么不敢的。”说完又动手了。

很快刘亚明下边就清洁溜溜了,苏弘文刮得相当干净,完美的备皮。

今天刘亚明这人可丢得太大了,他都快气疯了。此时咆哮个不停,他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咆哮了。

苏弘文看这家伙还是不说,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伸手看看时间这会都六点了,现在多耽误一秒钟都会让七团距离团灭更近一步。

苏弘文不想在耽误时间直接双眼盯着刘亚明的眼睛用一种很怪异的声音道:“连长同志你出来这么多天肯定都没睡好吧?很累吧?累就睡吧,睡吧。”

刘亚明开始目光还很清澈,嘴里还喊:“累你大……”可不等最后那个“爷”字喊出来他的目光就变得迷离起来,嘴里呢喃道:“我累了。”

苏弘文打了个响指后道:“指挥部在那?”(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公众号!)(未完待续。。)

岳阳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连南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天津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柳州癫痫病治疗费用
盐城治癫痫病最好疗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