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通天门徒在都市 第三章龙骨(求收藏)

发布时间:2019-09-25 16:20:18

通天门徒在都市 第三章龙骨(求收藏)

操作间

瞿若只捡了一副驱虫散,又加地胆,白降丹两味辛热药材放进药罐。

“殷灵,你帮我看着点火,水位下降三分之一就可以!”

瞿若吩咐。

“哦,我知道,你就放心吧!”殷灵一脸的微笑。

从小到大,她做过唯一一件和中医有关的事情就是熬药看火。

做为殷教授的独生女,父亲一直是把她当做接班人培养的。怎奈这位姑/奶/奶就是不开窍,见到医书就头大。

《皇帝内经》和《本草纲目》两本书读了十多年,愣是无法掌握里面的内容,高三的时候母亲拍板,小丫头报读了计算机系。

“药煎好了!”

殷灵提醒道。

瞿若麻利的关了火,将汤药摇匀倒在两只碗里,刚刚好,三碗水煎成了两碗。

转身拿起两只碗向外走:“你老实在操作间待着,不要出去,明白吗?”

两个病人身上的古怪很多,瞿若害怕出意外,担心她的安全。

“为什么呀!”

殷灵眨了眨眼睛。

她想亲眼见证瞿若大显身手,治好父子的病将二人赶出中医院。

病人出言不逊,得罪了中医院很多人,小姑娘也不满意别人贬低父亲的医术。

“我用的可是驱虫方剂,又加了不少烈性药材,你确定要跟着?”瞿若笑眯眯的说着,脚下并未停顿!

“不要!”

殷灵像受惊的猫一样后退几步,小时候驱虫,有时父亲用猛药,自己总是频繁光顾卫生间。

若是病人用过药后有什么不雅的举动......。

“我才不要跟着去呢!”

殷灵退到了墙角,不敢再往下想。

瞿若端着两碗药汤回到门诊部,父子两人早已等候多时,迫不及待的扑过来夺了他手里的大碗。

“咕咚......”

没有任何迟疑,病人将碗里的药汤一饮而尽!

疾病已经将两人耐心消磨怠尽,即使只有一线生机也会尝试。

第一次距离病人这么近,瞿若想仔细的观察两人的身体状况。

他们体内的小虫子在眼中变得越来越大。

糟糕!

阴灵蛊是想要靠近!

想起仓库里发生的事情,阴灵蛊多半像那些药材一样想“亲近”自己。

一大堆不知名的小虫子飞了过来,瞿若毫不犹豫选择了躲避。

“我闪!”

慌忙退后几步,大批阴灵蛊从身边呼啸而过,直接没入旁边陈教授身体当中。

教授怎么也想不到会被殃及池鱼,眼前一黑,似乎撞到了某种东西,身子倾斜少许又恢复了正常。

陈教授经常参加体检,身体状况良好,对这种情况并不在意。

若无其事的关注着病人的情况

通天门徒在都市  第三章龙骨(求收藏)

,似乎对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他看不到阴灵蛊。

“阴灵蛊又钻进陈教授身体中了?”

瞿若吃惊的张开了嘴巴,睁大双眼再看的时候并没有在他身上发现异常。

“当啷......”

两个病人喝完汤药没有多久纷纷将手中的瓷碗摔到地上!

声音传遍了门诊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到了病人身上。

莫非是瞿若用错药导致病人情况恶化?

前车之鉴呐!

这就是乱出头的后果,今后一定不能当滥好人!

医师们很同情瞿若,毕竟他是为了维护中医院的名声挺身而出的,可是总不能这么武断的下药。

瞿若贪上大事儿了!

陈教授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两个病人都是没理嚼三分的主儿。如果瞿若用错了方子,人家能饶了他?

临了,中医院还是惹上了大麻烦。

闹出了医疗事故,谁还愿意购买这家医院?即便有人想买,只怕也卖不上价钱。

殷教授半生心血毁于一旦,往后再想得到学校信任只怕不容易。

瞿若的初衷是好的,不想让恩师英名有损,可惜结果却事与愿违。

陈教授也无法改变事情的结果。

众人都在等着两个病人闹事儿,不知道这件事情该如何收场。

“扑通......”

“神医,真是神医啊......”

“我们收回方才的话,中医院里还是有人才的,比那什么西医部强多了......”

出乎意料,两父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跪倒在地谢罪。

“我们身上不疼了,也不痒了!”父子俩站起来,有些激动,折磨了他们几个月的病魔终于被击退。

这是天大的恩情啊,不能不谢!

中年人双手颤抖着将身上的褡裢取下来,将里面的东西全部都到了出来。

“当啷!”

碎银、玉佩等一些杂物散乱的掉在地上。

“洛阳铲!”

搭连扔在地上,一柄四十厘米的铲子从中掉了出来。

这种小铲子以前只在电视剧中见到过,没有想到现在见到了实物。

难道父子两人是以盗墓为生的?

阴灵蛊只有自己能够看到,而且是阴暗属性,莫非是从古墓里传染过来的阴寒能量?

那么地上的东西都是赃物?

想起玉佩或者碎银上面可能寄生着阴灵蛊之类的东西,瞿若就没有了兴趣。

刚想婉言谢绝却发现了一个奇异的现象。脚下一块拳头大的龟壳上面竟然是红色的条纹。这些纹路看着眼熟但是却记不起来到底在哪里看过。

揉揉眼睛仔细观察,龟壳上只是普通的花纹,哪里有红色的纹路?

有古怪!

刚才的一幕肯定是灵目所见,红色纹路另有玄机。

他改变了主意。

瞿若弯腰去捡玉佩:“既然你们父子如此厚爱,我就却之不恭了!”

双目一亮,玉佩同时向他身边移动了一点点。

“爹啊,你不是说玉佩要当成传家宝的吗?”

年轻病人突然开口。

这块玉佩品质上乘,至少能卖几千块钱,他舍不得。

瞿若右手一抖动,转向一块拳头大的银锭。

“爹,你不是想用这银子给我打一条项链的吗?”

年轻人这次没有撒谎,父亲的确承诺过要给他的女朋友打一条链子。

病人反复阻拦,地上只剩下一柄洛阳铲和龟壳。

瞿若微微一笑,拿起龟壳站了起来:“这块龙骨就留个我做个纪念吧!”

幸好没有直扑龟壳,不然两个病人肯定有所怀疑。

龙骨是一味药材,非年代久远的动物骨骼化石不可用药,至于这副龟壳只怕年代还少一点。

忙活了半天只落得了这点报酬,只怕价值还不如一瓶矿泉水!

门诊部的医生们都怪两位病人太小气,如果不是瞿若出手,他们还在寻死觅活呢!

“大夫,我们来的比较匆忙,没有带多少东西,来日一定补上......。”

“改日李某定当登门造访......。”

中年人尴尬的将地上的玉佩、银锭捡了起来,脸红了!

小大夫只是拿走了最不值钱的龟壳,让他情何以堪?

不过带的钱都花在了西医部,身上确实没有多少。

“各位大夫,改日再会......”

年轻人低着头和父亲一起走向大门,他们处事方式确实理亏,不敢在此久待。

北京华博医院挂号电话
北京华博医院下午几点开始挂号
北京华博医院专家门诊
北京华博医院博士专家
北京华博医院专家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