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新河洛传地蚯

发布时间:2019-11-23 09:26:24

新河洛传 地蚯

距离玉滇千里之外的一处秘堡之中兰河黑色组织黑兰的几位当家正在黑暗中议事。

“不管怎样,我不相信他……”一个蓝衣女子抢先説道

临桌一个男子舔着手上的长指甲“我也不相信,但是首领已经给了他非常严峻的考验。”

“考验?”蓝衣女子微微一动“什么考验。”

一个苍老的声音説道“五百张人皮。”

蓝衣女子耸了耸肩“看来我不需要为我的肥皂发愁了。”

搜救灾民忙了几乎一夜,夜宝,皇甫涯,萧然冰都筋疲力尽

"不知什么时候会有余震"夜宝内心的忧虑节节攀升他对扶老挟幼的逃难队伍説道"大家快一diǎn,加快离开这里"但始终有人念及亲人的安危,或对住地有了感情,不肯离去

玉璧山突然摇摇晃晃,滚下无数的巨石

形势危机,夜宝连蹦带跳,来一块巨石正前方,狂出一道刀光。轰一声闷响,石块被切开。旁边几块石头沿着陡峭的山体向山下急速划去。皇甫涯举起巫杖,蓝色法阵化成几束火球从天而降,又有俩块巨石炸成了粉末。

余下石头滚不出多远,数十光剑吟声飞来,把石块一一击碎天落从多斯身上落下,急匆匆地説:"兰河大帝已经知道事态紧急,派出巫师近卫军我和天琪带先遣队先赶来协助你们。"説完,他对先遣队通讯説道“你们速去救治灾民。”

天空中一架飞行器,慢慢降落。

皇甫涯把众人叫到一处,看着玉璧山説道:"依我看刚刚所发生的地震并非是自然所起,这一切恐怕另有蹊跷"

"莫非是巫师"天落説道

"巫师的力量有限,无法震撼天地,如果猜的不错,应该是邪兽在做怪"皇甫涯説道

"邪兽"天落説道"早在巫族建立之初,不就已经奋力将其扫清了吗"

皇甫涯摇摇头"一些巫术高深的巫师怜惜这种生物,偷偷饲养驯化,直到今天,这种生物恐怕仍有残余"

"太可怕了居然饲养这种扰乱地脉的邪兽"天琪惊讶着説

地面又震动起来距众人大概千米以外的地方,裂出一个大坑,钻出一只身体直径超九米,上半身长度近五十米的怪物,露出邪恶的光芒的眼睛,头最边缘的地方是一圈牙齿,极适合挖掘土地,周身则是密密麻麻的爪子,看的人眼花缭乱。

它脏兮兮的身体和贪婪黑暗的眼神,都让夜宝对它有一种仇恨,就是这只畜生,害的无数人无家可归

所有的人露出和夜宝一样的神情咬紧牙关盯着这只在地面一直摇头晃脑的

突然,一道黑影从玉壁山上快速落下,几步功夫,跳到了头上他顺着滑了下来,看着赶来的众人説道:"皇甫涯,难道你忘了我曾告诉过你不许再靠近残影山一步吗"

众人听他叫出皇甫巫师的名字,定睛一看,只见来人穿着一身土色衣服,脸上带着一张鬼怪的面具,手里是一根短xiǎo的骷髅杖,腰间还有一柄精致的xiǎo刀

皇甫涯説道:"鬼面,我此来只是为了救一位朋友即使有不对,你也不该让制造地震,致使生灵涂炭"

"哼"鬼面冷冷地説道:"生灵涂炭强者生存,弱者灭亡,本是天道这些人学艺不精,死有余辜不然,你们怎么没有被涂炭呢"

"阁下这话太不近人情了"天落愤然道:"这些黎民百姓,与世无争,阁下一句死有余辜,却要剥夺他们的幸福,裁定他们的生死"

"哥哥,不用跟他废话,这样的人就是巫界的耻辱非把他带回都城游街不可"天琪边説边扔出一棵种子,种子落在鬼面旁边,长出几丈长的坚韧的藤,把鬼面团团缠住可鬼面不只样貌诡异连身法也诡异非常,他冷笑着,像影子一样从藤中飘了出来

"哪里跑"夜宝喊道,飞身一道红光飞砍了过去鬼面轻轻躲过

,地面留下了刀砍过的痕迹

鬼面看着痕迹,冷笑道:"有本事就活到残影山找我吧"鬼面边説,边飘着离开,留下巨大的继续摇头晃脑

鬼面逃走所有人都把仇恨转移到身上。天落第一个冲上去,身边幻出几十柄红色的光剑,随他从天上游了下来

张开了大嘴,无数的泥土石头混着它的口水,喷了出来天落踩住一块石头,跟着泥石一起飞到天上,将剑一转,几十柄剑纷纷从各个地方飞向身体

剑未到,已将全部身体缩回到地下地面猛烈的震动起来,房屋的碎片在震动中开始四处翻滚

一条深深的裂缝在几个人的脚下蔓延,裂缝越来越宽,将几人硬生生分开,萧然冰脚下一滑,从裂缝边缘跌了下去看着萧然冰坠落夜宝心头一急,急忙伸出一只手臂,莫明的力量从他的身体中涌现,萧然冰竟慢慢从裂缝中浮起,转危为安

皇甫涯看到后,心下暗想“夜宝体内有不同于麻瓜的特异功能,竟有些巫师的潜质。”

肆虐的破坏着地脉,地下喷射出数米高火红的岩浆镇里的镇民能撤走的已经全部撤离了剩下的多是一些身体有佯的伤员即便如此,皇甫涯还是露出不忍

"你们尽量帮帮大家吧这个怪物交给我了"皇甫涯説道

天落闻言跃起,一剑斩断一块落石,抓起一个伤员跳到远处萧然冰念动咒语,使用寒冰之气将即将伤害一人的岩浆冻住。

陆夜宝这时搀扶着一名老者,身后追着滚滚岩浆天琪见状,扔下一颗树种,在地上结出粗壮藤蔓陆夜宝忙忙踏上,躲过了灼热烈焰

"谢谢你了,天琪"夜宝喊道

天琪微微一笑,转而去救他人

岩浆汹涌,火红中冒着气泡,城镇瞬间变成一口油气蒸腾锅,热烈滚烫

皇甫涯站在蒸腾火红中,对説道"走吧不要逼我"

仿佛能听懂皇甫涯的话,但完全没有领情的意思

皇甫涯从腰间解下金丝xiǎo包,然后轻轻哼着xiǎo曲,xiǎo包内黑色的东西就扇动翅膀,飞向,到身上后,迅速复制蔓延,像快速传播的细菌,吞噬着每一寸血肉痛苦地在地上打着滚,挣扎了半天,才一头扎进裂缝但即使逃到了地下,苦痛也不曾减轻毫厘,随着它的蠕动,一块数十吨的巨石跳跳滚滚,向文夕和沱的结界压来正落入夜宝眼中。

"文夕!!"夜宝叫着,黑色的煞气从他的身体聚集到右手臂,巨石承受了这一击,变成了碎片夜宝则像失去了意志,张开胸怀,向天长叫黑色的煞气沿着地面席卷开来,当煞气全部散尽,地面的裂缝消失不见,满地岩浆纷纷冷却夜宝却一下摊倒在地上

萧然冰和皇甫涯等人快速的围了上来萧然冰跪坐在地上,让夜宝枕在她的腿上用怜爱的眼光看着夜宝

皇甫涯沉默了一会,才问道:"冰姑娘,他刚才使用的难道是冥之奥义,莫非他是河洛寻求的魍魉童子"

萧然冰diǎndiǎn头"这一次,他不会再属于河洛,我要让他成为兰河的神"

"冰姐姐,这才是你远赴华夏的意图吧?"天琪问道

"天琪"天落教训道

"不説就不説吗"天琪又崛起了嘴,眼睛却用余光瞥着陆夜宝,露出复杂的感情

萧然冰笑而不答,低头看着昏睡的夜宝,眼神中充满了期望

合肥华夏白癜风研究院附属中医医院朱光斗
邵阳中西医结合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治疗睾丸炎费用
德阳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广西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