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菊韵】贼好吃餐厅(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3:39:10

三岔镇处于三省交界处,流动人口多,市场繁荣,许多捞偏门的混迹其中,王三就是其中之一。王三做的哪行?说得雅致点,那叫无本万利;说得难听些,就是扒手。
这天,王三干了个大活,心情不错,准备找个馆子庆祝一下,四下踅摸,发现镇口新开了一家馆子,招牌上写着三个大字:贼好吃!王三走南闯北,也算有见识的,一看就知道这是家东北饭馆,“贼”就是特别的意思。俗话说当着矬子别讲矮话,王三看着那个金光闪闪的“贼”字,心里说不出的“咯痒”,一掀门帘走了进去。
饭店生意挺火,大厅里人声鼎沸,几个三十多岁的伙计两脚生风,在桌子之间穿来绕去,不停地忙碌着。一个肉山似得胖子站在门口,笑得像个弥勒佛,把王三领到一张小桌,递过菜单。王三摆摆手说道:“挑你们拿手的菜介绍两道就行!”
胖子张嘴就报出了几道菜名:“咱这最拿手的有佛爷鸡、三手黑鱼、高买鸽子、油炸金手指……”
王三听着更闹心了,大多数人嘴里的小偷,在全国各地有不同的叫法,有的叫法行里人也未必知道全。佛爷,金手指,高买,三只手,都是小偷的别称。这家馆子连菜名都起得这么讨厌,不顺他点啥还真对不起自己了。随口点了四个菜,边等菜边四处撒目。不一会儿,后厨走出一个瘦小枯干的中年汉子,平伸双臂,各托着两盘菜,四平八稳地走过来,轻轻一抖,四盘菜“笃”地一声,整齐地码在桌子上,有两盘菜温度非常高,兹兹地冒着青烟。王三心里惊讶,这人的胳膊有点功夫!四盘菜分别是佛爷鸡、三手黑鱼、油锅捞铜钱、金手指拌狗肉。只见一个紫砂的器具里面满是盐粒,噼里啪啦爆响着,瘦子用筷子轻轻拨动盐粒,露出一张荷叶,瘦子双手把荷叶分开,一道热浪夹杂着香气扑面而来,里面的鸡皮肉紧绷,色泽金黄。王三撕下一只鸡腿放进嘴里嚼了两下,顿觉精肉干香,筋腱软糯,好吃得不得了,其他三道菜也是各具特色,味道还真不错。王三边吃边用专业眼光打量四周,只见店里的伙计举手投足说不出的干净利落,细看身形手法,都和常人不一样。王三猛地醒悟:“这帮人分明都是小偷出身嘛,估计开店只是掩护,想在三岔镇上线开扒才是真!”
国有国法,行有行规,小偷也都各有地盘,要是越界捞钱问题可是相当得严重。虽然王三小打小闹,无帮无派,但本土意识还挺重,一些生面孔的同行出现在小镇,绝对会影响到当地产业平衡,试想镇上一天发生的偷盗案件一下升高了十几倍,能不招来警察的重拳打击吗?
王三向窗外看去,饭馆东侧有一个院子,里面养了一只大獒,五只小狗崽正笨拙地围着它嬉闹,一个挺精神的老头拎着一桶剩菜剩饭放在大獒前面。大獒摇摇尾巴,正要吃食,老头弯腰摸了身边小狗一下,大獒鼻子一皱,呲着牙,嘴里发出恐吓的声音。老头赶紧放开小狗,笑着骂了一句什么,大狗这才安心地吃起来。王三有了主意,掏钱结账走了。
半夜的时候,王三来到饭馆东面院子门前,周围很安静,只有大獒偶尔叫上两声。王三掏出工具,在门锁上鼓捣几下,轻轻一推,闪身进了院子。大獒刚叫了两声,王三迅速冲到它眼前,把左手递了过去,大獒一口咬住,拼命撕扯着,王三趁机蹲下身,右手伸进狗窝,在大獒身下一只只掏出小狗,装进身后的背包里。然后站起来,飞快地解开缠在左臂上的一节汽车内胎,从容地出了院子,大獒被链子拴着,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孩子被偷走了。
王三得意洋洋地往家走,护崽的大獒比狼还凶,不动毒药就在大狗身下顺利偷走小狗崽绝对是绝活了。今晚自己露这一手,就当给这帮人提个醒:三岔镇同行不欢迎你们!伸手在背包上轻轻拍了一下,忽然感到手感不对,怎么硬邦邦的?急忙打开背包,借着路灯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包里的小狗崽竟然变成了五个大萝卜!
王三惊魂未定,又听到“咔”的一声,裤子唰地一下掉到了脚面,他慌忙提起裤子,一手抽出腰带,发现腰带在中间的部位齐刷刷地断开了,细看竟是是被人下了刀子。王三后背一下被冷汗打湿了——自己遇见贼祖宗了!愣了半天,忽然兴奋起来,自己的手法全靠自悟,许多活干得半生不熟,要是跟这些祖宗学到绝技,那往后的路子,岂不是一马平川!
第二天一早,王三买了烟、酒、糖、茶四色礼包,进了贼好吃饭馆,胖子正打扫卫生呢,看见他笑眯眯地说道:“朋友,又想吃萝卜了?”王三深鞠一躬:“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今天给前辈赔罪了!”胖子哈哈大笑着向厨房一指:“我可不敢称前辈,前辈在后面呢!”王三进了厨房,瘦子和几个人正忙着备料,菜刀马勺一顿响,见他进来,几人一起笑,瘦子道:“从这门出去上东院,当心狗咬你,这畜生记仇着呢!”
大獒一见他果然咆哮着往前扑,挣得铁链哗哗响,几只小狗躲在妈妈身后奶声奶气地叫。王三四处撒目,忽然有人拍了他肩膀一下,王三猛回头,连着转了几圈,连个人影都没看见。
王三心中一动,屈膝跪下,大声喊道:“师傅,请受徒儿一拜!”再抬头时,那个老头侧身站在面前,伸手扯着王三的耳朵把他拎起来,骂道:“小兔羔子,要不是看你昨晚没用药毒倒大獒,当时就送你吃牢饭去,还敢跑来拜师,想学炒菜呀!”
王三眼珠一转,这老人一身妙手空空的绝技,要是自己学到手,在这三岔镇贼行里也算头一号人物了!赶忙道:“师傅教啥我就学啥,民以食为天,炒菜可是大本事!”老人哼了一声:“嘴上说得好听,就怕到时候叫苦!”王三诅咒发誓一番,老人这才喊来瘦子,嘱咐把他领厨房去,好好操练一番。
瘦子把王三领到一口大铁锅面前,锅里炒满了大粒盐,灶下炭火烧得通红。瘦子拎过几只收拾干净的童子鸡,裹上荷叶,用手在滚烫的盐里挖出几个坑,把鸡埋进去。过20分钟,双手翻飞,把所有的鸡又翻了一遍,盖上木盖,叮嘱王三记住细节,下一锅就归他负责了。
王三咬牙运气,把手往盐里一插,一股钻心的疼痛,让他差点昏厥。还想硬撑下去,手却被瘦子一把拽了出来。好家伙,七八个亮闪闪的大潦泡!瘦子训道:“手不想要了!边上呆着好好观察观察!”瘦子给他敷了点药水,王三站在边上看了半天,终于发现了一点儿窍门,瘦子搅动盐时手法特别快,每次手和盐接触的时间不超过一秒钟,这道菜据说是一个小偷发明的,对手的速度和灵活性要求很高。经过半个月的练习,王三这道菜出徒了。
这天瘦子把他领到冷菜间,给他介绍了第二个师兄“三只手”。三只手右手缺了两根指头,却玩的一手漂亮的片刀。见到王三微微一笑:“小师弟,那晚你进院来腰带就是我割的,当时算你走出 00步正好断开,不知道准不准?”王三一下子就服了,人家这刀法把自己腰带割开自己都毫无察觉,要是自己学成了,想在谁包上开个天窗那不是小菜一碟!
只见三只手抓过一条黑鱼,刷刷几下剜除腮腺,剁下头尾,用刀面托着向旁边灶上一挥,灶上一个外号“托盘”的师傅手持漏勺轻轻一兜,顺势沉进油锅里。三只手按住还不停跳动的鱼身,由尾部入刀,两刀就剔出了鱼骨,拎着两半鱼肉在水龙头下一冲,片刀一旋,清理干净菜墩,刀光连闪,一片片鱼肉跳跃着飞到盘子里,这时托盘的鱼头鱼尾也同时出锅,生鱼片神经还没死,在盘子里微微颤动,这也是贼好吃的招牌菜之一:三手黑鱼。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像看一场杂技表演。王三兴致勃勃地开始练刀,刚开始拿着白菜萝卜练,一个月下来差点也变成了三根手指,幸好他还算伶俐,手指也比较灵活,渐渐刀法算是小成了。
这样不知不觉过去了两个月,王三一通百通,什么活都能伸上手了。虽然吃住都管,生活上不成问题,但毕竟自己是来学偷盗技术的,再学下去就真成厨子了。这两个月把厨艺和盗窃技术互相印证,无论手法和刀法感觉都提高了不少,王三就想出去试一下身手。
王三借口回家看老娘,和老爷子请了假,兴冲冲地来到公交车上,很快选定了目标:一个壮汉大声打着电话,脖子上金链子有小拇指粗,一看就是有钱的主,右手掐着一个手包,看起来挺鼓。
趁着拥挤,王三靠上去,手一动,从袖子里弹出刀片,向汉子的包底割去。只听刺啦一声,吓了王三一跳:怎么这么大声音!那胖大汉子翻过包看了一下,没发现异样,瞪了王三一眼,转过身去继续聊电话。
开天窗的工具就是把一个剃须刀片从中间折断,用医用胶布包在背面,露出刀刃,王三偷偷看了一下刀片,暗暗吃惊:自己早晨新做的刀片胶布竟然包在刀刃上!
王三晦气地把刀片扔在地上,另外寻找目标,一个老绅士纳入了视线:小礼帽,大墨镜,身披一件风衣,领子竖起来埋着半边脸,正靠在公交车的柱子上打瞌睡。王三慢慢挤过去,挨着老头,手不经意地从他的怀兜一路拂下,路过腰间时王三心中一喜:“有货!”
王三随着公交车晃动的节奏两只手指灵活地撩开老头的风衣,拇指顶住里面西装的兜盖,食指和中指轻轻夹住里面的钱包,慢慢往外抽。忽然感觉一顿,钱包好像刮在东西上了。王三屏住呼吸,沿着钱包往下摸,原来底下有串钥匙,不知怎么和钱包搅合在一起了。王三一只手在暗中轻拢慢捻,用力把钥匙和钱包分开,车子忽然一晃,老头惊了一下,直了直身子,王三食指一紧,不知怎么被套进了钥匙扣里,他只好用几只手指把钥匙和钱包一起握住,试探着往回收,结果这串钥匙还有个链,另一头好像系在老头腰带上!王三侧过身挡住别的乘客,正准备用左手取下钥匙扣,老人忽然伸头向窗外看了一眼,含糊不清的嘀咕一句:“到站喽!”
王三大惊:自己手还连着钥匙链呢,老头一动自己就暴露了!急中生智,王三两手搀住老头:“大叔,慢着点儿,我扶您下去!”老头颤颤巍巍地说道:“好青年呀,谢谢喽!”
王三扶着老头的胳膊下了车,暗中往下撸套在食指上的钥匙扣,见鬼了,怎么套上的,根本撸不下来!
过了马路,老头哑着嗓子说道:“别送了,孩子你忙去吧!”王三挤出笑脸说道:“大叔,看你这身子骨不硬朗,我也没事,就把你送到地方吧。”老头摇着脑袋感叹道:“唉,雷锋呀……”没再客气,慢慢地往前走着。王三暗想,实在不行自己就一把扯断链子,撒腿就跑,谅一根钥匙链也没多结实。可是看到老头一副拿自己当好人的样子,还真不好意思一下子露出原形。王三纠结在那根破钥匙扣上,也没注意到哪了,忽然老头声音洪亮地说道:“到家了,进去吧!”王三一下子就傻了。
老头掀开门帘走进去,王三只好跟着,胖子笑嘻嘻地迎过来:“师傅回来了!”老头没说话,径直走到后屋,肩膀一耸,把风衣抖在沙发上,脱了礼帽,摘下墨镜,目光炯炯的看着王三。王三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弱弱的说道:“师傅,怎么是你……”
老爷子抓着钥匙链一抖,钥匙扣嗖的一下就从王三的食指上飞了出去。王三又惭愧又佩服,低着头不敢言语。
老爷子冷笑道:“别小看我这根钥匙链,我用它抓了不知多少扒手,你小子还算有点善念,没硬挣开跑路,否则你把手指头挣断了它也不带断的!”
王三吃惊地问道:“您老人家怎么还抓同行呢?”
老爷子气笑了:“谁和小偷是同行?老子干了一辈子反扒民警!”随手弹出一个刀片:“就你这点手艺,你那刀片早让我掉包了!”
王三目瞪口呆:“那前面那些师兄……”
老爷子挥手让他坐下,讲起一段往事。
老爷子出身魔术师家,后来当了警察,小偷那点技术在他眼里根本不够看,说不清多少小偷折在他手里。前两年老爷子退休了,没事儿仍然在街上溜达,忽然看到一个老太太在医院门口嚎啕大哭,说给儿子的救命钱丢了。老爷子没急着上前,在远处观察,发现以前被自己处理过的瘦子过去安慰了老太太几句就匆匆离开了。老爷子悄悄跟过去,一把将他按在地上,结果身上没搜出赃款来,老爷子断定是被他同伙转移了,要把他送到派出所审讯。瘦子无奈,交代了确实是自己干的,后来看老太太可怜,又偷偷送回去了。
老爷子触动挺大,觉得他还算有点良知,就把他放了。怕他继续作案,每天都乔装打扮跟着他,每当他要作案时就把他抓住,教训一顿又放了。几天之后,瘦子就崩溃了,跑到老爷子这求他给条生路。老爷子一个亲戚正好有个小饭店不景气,被老爷子掏钱盘下来,让瘦子经营,瘦子挺感动,加上偷鸡摸狗时学了几道江湖菜,结果饭店干得挺红火,也没了做贼的念头。老爷子忽然觉得抓再多的贼,也没有改造好一个贼意义大,于是一发不可收拾,四处跟踪小偷,把他们逼得走投无路,有愿意走正道的就把他们拉倒饭店里一起干,只要表现好,一年之后就给股份,遇见执迷不悟的也不客气,直接送公安局去。结果两年之后,饭店招安了十几个小偷,菜品也丰富了不少,生意非常火爆,又在当地开了两家分店,再想扩张时城里已经找不到小偷了。
三岔镇的派出所长是老爷子的学生,拜访老爷子时提到了当地治安不好,许多小偷出来后重操旧业,让人头疼,老爷子一听来了兴趣,带着几个徒弟就过来开了这个店,没几天王三就送上门了。
老爷子讲到这看着王三道:“小子,你是愿意体体面面地拜我为师开饭店,还是让我像猫抓耗子似的送进监狱?”
老人嘴上说得严厉,眼中却流露出期待的神色,王三眼睛一热,跪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共 50 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王三住在三岔镇,职业扒手。可偏偏碰到怪事,一个特殊的饭店,一群特别的人。他一步步走入,从老板到服务员都让他诧异。随着他的探寻,事情越来越迷惑,他想寻根究底。他利用手艺偷小狗仔,却一连串失手。无奈的他进入饭店,想学扒技,可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不改的他再次被教训,这时他才知道,师傅是专业反扒的,为了教育好扒手他开了饭店,让那些出狱的人能自谋生计,不再走上老路。故事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一环一环相扣,既合情也合理,通过王三的教训警醒别人,凭劳动挣钱方为正道。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809270001】
1 楼 文友: 2018-09-20 2 :15:08 从一个扒手的经历,逐渐的引出一个惊讶的而又完美的结局。感谢赐稿菊韵,问好秋祺 拈月为诗,清静做文
2 楼 文友: 2018-09-21 05:19:26 写得真好!佩服!点赞!
 楼 文友: 2018-09-21 05:26:17 把负能量的事写成正能量的作品,可见顾敬堂的写作技巧之高明。我心服口服,拜读学习,获益匪浅!
4 楼 文友: 2018-09-21 07:10:29 果然是贼好吃,过瘾
5 楼 文友: 2018-09-21 16:00:45 贼好吃,真是贼啊,不是特别的意思了。
6 楼 文友: 2018-09-29 21:59:57 欣赏佳作,拜读学习了,问好秋怡经常腹泻的原因及治疗
孩子口臭
小孩突然流鼻血
男小便的时候肚子刺痛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