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牧仙志 第六十三章 玉石俱焚

发布时间:2019-10-12 21:27:01

牧仙志 第六十三章 玉石俱焚

天降横行资本在前,抬手轻易可得。如此情况,正常人先是疑惑,接着将信将疑,然后被贪婪吞没。

道牧候大壮从始至终拒绝,眼中看不到贪婪,更多的是对未知的敬畏。

阿丁叔憨笑,“老夫人早料到,你二人会坚决推脱。”戒指弹升空,消失无影踪。

道牧未来得及松口气,忽觉左手中指,一阵冰凉。抬手低头,瞳孔放大,戒指已戴在道牧手上,用力拔摘,却已不能。

耳闻粗气,道牧转头看,见候大壮扯戒指,面红脖子粗,依然未能动戒指分毫。

“二位少爷,无需如此排斥,权力在二人手上,至于你们用不用,决定在你二人。”阿丁叔头也不会深入后院,声音和煦沁耳,说得轻轻松松,好似跟自己无关那般,“老夫人还说,你二人无须担心太多,生死存亡之际,只望二人伸手,拉牛少爷一把。”

道牧张口欲言,阿丁叔的背影却已消失在墙角,话头一转,“你们牛家,就这么随便?”

“这戒指,世间仅存四枚。一枚流落人间自行择主,一枚由牛家嫡系子孙继承,两枚由守护者指定,名曰天选。”啪,牛郎猛拍自己脑门,看看道牧,再看看候大壮,“牛家隔九代,这两枚戒指便会出世,万万没想到,轮到我这代,天选之人是你二人。”

“阿牛,你牛家有没有得到戒指者,定能成就天下霸主之类的传说和故事?”候大壮神秘兮兮,排斥少了些许。按照常理,应该有什么故事发生才是,“你牛家便是靠这戒指神秘力量,方才传承至今吧。”

“别想太多,戒指佩戴者,晚年都死得很惨。”见候大壮这模样,牛郎手持烟枪,颤巍巍,“有机会,我拿牛家族迹给你们看,你们便知道本少爷为何如此自甘堕落。”那神情,不像似假。

闻言,候大壮熊脸立即垮,“可以,剁手吗?”看都不想看是那枚戒指。

“你可以试试……”牛郎咧嘴轻笑,那神情讽刺味道十足,向候大壮递出一把刀,吓得候大壮往后退几步。

道牧沉默良久,“走吧,肚子饿了……”淡定接受事实。

先前反应最大是道牧,事后反应最淡还是道牧。

牛郎候大壮,面面相觑,一个人的心情怎能多变到如此地步?

前院,人们肉眼可见的精英阁。

牧星山封地开考招新,精英荟萃街最为热闹时节。哪怕往日门可罗雀的精英阁,尊贵包厢紧俏,哪怕甲子楼,亦座无虚席。

除却谈天论道,织天府这一场镇灾试,为人们常谈。

六万余人参与镇灾试,仅万余人活下来。辨灾试被刷下的牧徒,既是庆幸,又是失落,更是艳羡,心态复杂。

织天府历年中,今年报考人数最多。可最终还是如往届那般,过第二轮测试的牧徒,仅为万余。剑修的第二轮测试,却还剩下六万余人,相较去年增幅三倍。

一万魔咒,人们将镇灾试称之为一万魔咒。无论参加测试有多少人,最终剩余人数都不会超过二万。

“一万魔咒”这个词一出,立即得到多人赞同。

牛郎命人指引,直至甲子楼,登至第九层,于一隅坐下。

“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犯呕的气味。”牛郎大辣辣瘫坐椅子上,一手在面前挥舞驱赶味道,一手拿着烟枪,吸烟吐烟。

桌子很快被烟雾缭绕,少了几分饭菜酒气,多了几分檀木清香。

道牧亦一手撑下巴,一手下意识伸至椅子旁,却摸了个空,方才露出苦笑,原来阿萌不在身边。抬手放在桌面,食指点动,哒哒敲击心中旋律。

一旁,候大壮愁容满面,脑海中一直回响牛郎的话。

候大壮的负面情绪还是影响道牧和牛郎,三人各怀心事,饭间无言。

酒足饭饱,已近黄昏。

夕阳余晖,透过窗

,照进包厢,气氛因此回暖许多。

“戒指之事,太过突然。”道牧抬手亮戒指,微笑中带着些许苦涩,自觉身上肩负已经够多,而今又来一枚戒指。“我和大壮先回去,消化消化。”

“嗯。”牛郎很能理解他们的心情,“辨牧试,再会时,我带族迹予你们探究。”

三人起身,刚开门,一些熟面孔迎面而来。

童瞳姐弟,莫一三兄弟,莫墨等人,亦还有曾在陀奉拍卖行,有几面之缘的莫家人。

莫一三兄弟和其他人,饶有兴致打量道牧。莫墨双眼犹如毒蛇那般,直勾勾望道牧,淡漠不言。

“哟,前三甲都聚在一起,可见作弊嫌疑得多大呢?”童伯函把玩手中雕龙绿笛,漫不经心望包厢内部,发现没有其他人,回望女侍者,冷笑,“你们是不是忙昏了头,这种下九流也能进精英阁,且是甲子楼第九层。”

女侍者正欲辩解,脑海却响起声音,目光扫过道牧三人左手,顿时底气含胸,“公子若对我们工作有异议,可向我们总管投状。至于这三位公子的身份,不便向你们透漏。”

“织天府府主的四公子,从一出生便高高在上,为何总是要跟我们这些低层人过不去呢?”

道牧目光掠过莫墨,抬右手叉指点自己眼睛,又点莫墨双眼,挑衅意味浓郁。看都不看童伯函一眼,直接将目光定在莫一三兄弟身上。

“你三兄弟如此优秀,何不好好教四公子如何做人……”要不是道牧六感非人,还真难分辨莫一三兄弟,谁是谁。

牛郎贴近候大壮,细声细语,“红眼小子说话语气,总给人玉石俱焚之感。”

“我……”候大壮正欲说,却发现场合不对,硬生生将话吞下肚。

莫一三兄弟正欲开口,童伯函甩开童瞳的手,不理童瞳示意阻止,“我无论怎么做人,都比得上你这天煞孤星,克死两任爹娘,饮亲人血长大的人强。”

道牧闻言,歪头看童伯函两姐弟,“同为府主所生,竟天差地别。”未给两姐弟反驳,目光掠到莫墨身上,咧嘴灿笑,“择日不如撞日,你上次向我挑战,今日我应承下来。”

“阿道!”

“红眼小子!”

“你疯了!”

牛郎候大壮,异口同声,伸手将道牧架住,欲将他带走。

“我同意。”

声从身边来,却如高山冰水滴在脖子上,令人不由自主打颤。

荆门治疗性病医院
沈阳治疗牛皮癣费用
保定治疗男科费用
荆门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沈阳治疗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