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官场风云 第574章

发布时间:2020-01-16 23:13:57

官场风云 第574章

李国生的响了起来,区分局局长赵伟赶过来了,到了村口不知道怎么走,李国生接了后,立刻让一个警员开车出去村口接赵伟。

一会的功夫,赵伟也到了,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看着陈兴,脸上笑得比刚才的李国生还谄媚,“陈书记,我是区分局的赵伟,刚刚是杨局给我打的。”

陈兴闻言,点了点头,道,“过年还让你们过来,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陈书记,能为您效劳是我们的荣幸。”赵伟笑道。

赵伟说着,转头看向李国生,“李所长,这里发生什么事?”

李国生不敢隐瞒,将事情大致跟赵伟汇报了一下。

“擅闯民宅闹事,这些个地痞流氓越来越无法无天了,李所长,我看你们这下林镇的治安得好好整治一下了。”赵伟绷着脸道。

“请赵局放心,我们派出所回头一定好好整治辖区治安环境。”李国生一脸严肃的说道。

陈兴看着这赵伟和李国生一唱一和,知道这两人有意在自个面前表现,嘴角撇了一下,也没再说什么。

“陈书记,您来这里是?”赵伟同李国生说完话,眼珠子扫了这屋里一眼,心里着实是好奇不已,这破破烂烂的房子,陈兴来这干嘛?

“这是我大舅家,赵局说我来这里干嘛。”陈兴微微一笑。

“陈书记您大舅家在这里?”赵伟眨了眨眼睛,脸上是浓浓的惊讶之色,他在这远江区公安分局也工作了很多个年头了,还从没听到过陈兴的大舅竟是他们这里的,早要是知道,他就过来拜访了。

李国生此刻同样是一脸震惊,他可真不知道这户人家竟是陈兴的大舅,刚刚他就好奇陈兴怎么在这里了,只不过他一个小派出所所长在人家陈兴眼里啥也算不上,他也不敢乱问,这会听到陈兴的话,李国生看向那几名小混混时,眼里已经闪过一丝寒光,这些个小兔崽子,这次是自个找死了,弄那种坑人的高利贷也不先弄清楚对象,竟敢弄到陈兴的亲戚头上,刚刚他还想着等陈兴走了,这事他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反正陈兴在望山任职,也不可能顾得上这种小事,这会知道陈兴同这户人家的关系,李国生登时就改变了想法,这事可真不能马虎办了。

陈兴一家人在大舅家串门时,京城,协和医院的肿瘤病房里,黄江华陪着林思语来到了医院,两人刚乘坐上午的飞机到京城,从机场出来后就直奔医院,黄江华昨日让林思语在南州逗留了一天,只因为他要去沈慧宁家拜访,和沈慧宁的终生大事是黄江华如今最为着紧的事,大年初一到沈家去拜访,黄江华也不忘了试探一下沈青安的意思,沈青安表现出了一副认同的态度,这也让黄江华心里暗喜,如今只要沈慧宁点头,黄江华相信自己就能抱得美人归,长辈那关没问题了,黄江华也有信心将沈慧宁拿下,两个人都发生过实质性关系了,黄江华也相信就如陈兴所说一般,女人都是感性的,只要弄个出其不意的弄个浪漫的求婚方式,沈慧宁一定会答应他的求婚。

从沈家出来后,黄江华昨天下午和晚上都陪着沈慧宁在玩,让林思语一直呆在酒店房间等他,对黄江华而言,沈慧宁虽然不是他最喜欢的,但却是对他最重要的,关乎着他的仕途前程,哪怕是他喜欢林思语,也只能让林思语一人在酒店里等着。

昨晚很晚才到酒店去,将林思语冷落在酒店一天,但林思语却是一点都没有怨言,这也让黄江华更加感动,这个小姑娘对他确实是无怨无悔在付出。

“妈,这是我们单位的同事,他正好要到京城来办点事,听说您在住院,就说要跟我来看望一下您。”病房里,林思语给母亲介绍着黄江华,不敢让父母亲看出她跟黄江华有什么关系,林思语替黄江华编了个借口。

“思语,快给你同事拿椅子。”林思语的父亲林文实热情的对黄江华笑着,一边对女儿说道。

“伯父,不用客气,我站着就行,年轻人,不怕站。”黄江华笑了起来,将刚刚在楼下随手买的水果篮放到病床旁的小桌上,看了一下这病房里的条件,黄江华微微皱眉,几个人挤在一间病房里,有些拥挤,条件也不怎么样,如果不是要跟林思语过来,他还真不喜欢到医院来,他讨厌医院空气里充斥着的消毒水的味道。

黄江华并不知道林思语的母亲这是才刚从高级病房里转到的普通病房,之前是住的单人间,费用都是钱新来出,这一切也都是钱新来在安排,知道黄江华要陪同林思语到医院来,钱新来立马就又让人安排了这一出。

“黄哥,我爸让你坐你就坐嘛。”林思语拿着病床边的小椅子来给黄江华坐。

黄江华看了林思语一眼,对方那柔柔的眼神让他心头一荡,作势接过椅子,趁着接过来的那一刹那,手指头悄然的挠了下林思语的手心。

同林思语暧昧的交流了个眼神,黄江华关切的看向林思语的母亲,道,“伯母,我看您现在脸色不错,应该恢复得还可以吧。”

“还好,医生说可能快能出院了。”林思语的母亲朝黄江华笑着,嘴上说着感谢的话,“还劳烦您来医院,我这心里都过意不去了。”

“伯母,您这就见外了,我和思语是同事,正好到京城来有点事,过来看您是应该的。”黄江华笑着摆手。

“妈,黄哥在单位里可照顾我了,跟我关系也好,你们就不用跟他见外了。”林思语站在一旁说着,没在病房里看到弟弟,不由得问道,“妈,我弟弟呢?”

“思明放了寒假过来,在病房里呆没两天就憋不住了,出去溜达了一圈,正好附近有个酒店要招寒假临时工,包吃住的,他就去了。”林文实笑道,一张被生活早早磨得与其年龄不符的脸庞一笑起来就满脸褶皱,但此刻脸上更多的是安慰的笑容,虽然日子过得苦,老婆又碰到了这种磨难,但一对儿女都很懂事,也很争气,这让他很是欣慰。

“他去打工了也没跟我说一下,我还因为他一直跟你们呆在病房呢。”林思语嘟哝了一句,她和弟弟相差三岁,感情极好。

“估计他是忙得不可开交了,前晚大年三十抽空给我打了个,他说年关都是酒店生意正好的时候,他每天都累得下班回到宿舍就直接睡觉了。”林文实笑道。

“爸,他是上的早班还是晚班?要不中午叫他一块过来吧,咱们一家人过年都还没团聚呢。”林思语拿着,想给自己弟弟打。

“算了,等你妈出院了,以后过年有的是团聚的机会,你就别给你弟弟打了,他这两天刚换成晚班,白天都在睡觉。”林文实摇头道,对他们这种家庭来说,也无所谓过不过年了,他就希望今后日子能过得顺一点,少些磨难。

林思语听到父亲的话,皱了下眉头,她口袋里的钱包还放着钱新来给她的那一张存着一百万的银行卡,她有到银行取款机上去确认了一下,里面确实是有一百万,林思语很想跟自己父母说现在他们并不缺钱,弟弟不用这么辛苦的去打工,但她知道自己没办法说,一旦说了,父母只会追问钱的来源,也不会让她收这个钱,哪怕是现在母亲住院的医疗费和之前住的病房,都是她编了一套说辞在骗父母两人,两人也都一直蒙在鼓里,只以为是林思语这个当女儿的到处去借钱。

黄江华有些不喜欢病房里的气味,坐了一会后就走了出去,林思语见状也跟到外面,正要询问黄江华中午是不是将就着在医院里吃下饭,就只见黄江华拿着钱包,从里头掏出一张银行卡给她。

“黄哥,你这是干啥?”林思语愣了一下,疑惑的看着黄江华。

“思语,这卡里有十万块,你拿着,是我对你爸妈的一点心意,你让他们吃好点,别不舍得钱,特别是你妈,现在身体虚,更要多补补,你给她多买点好的补品,养养身子。”黄江华道。

“黄哥,这钱我不能收。”林思语摇了摇头,看着黄江华的眼神有些变化,他没想到黄江华会拿出这么多钱来给她,本已经麻木的一颗心在这一刻甚至都生出了些许感动。

“思语,你拿着,咱俩之间还用得着推拒吗。”黄江华笑了笑,“再说这是我给你爸妈的一点心意,又不是给你的,你就当替你爸妈收的,让他们以后日子过得好点,这十万块虽然不一定能用很久,但只要没钱了,你就告诉我,我这边还有。”

黄江华很是大方的说着,他如今对林思语是真的上了心思,钱对他而言并不是很重要,他也愿意并且舍得去给林思语花钱。

“黄哥,这钱我真的不能收,你要是再这样,我就不高兴了,难道你以为我跟着你是为了钱吗。”林思语不悦道。

“啧,你这丫头,乱想什么呢,黄哥怎么会那样想,都跟你说了,这是黄哥给你爸妈的一点心意,你这丫头老是喜欢胡思乱想。”黄江华笑着摇头,“你就安心把钱收下。”

“黄哥,我不要,上次你才给了我一万块,我不能再拿你的钱了。”林思语态度坚决。

“不要也得要,不然黄哥也不高兴了。”黄江华笑着将银行卡塞到林思语手里。

“黄哥,我真的不能要,我不想让你认为我是个爱钱的女人。”林思语很是认真的说着。

“黄哥从来就不会那样去看你,思语,你自个想多了,说句实在的,黄哥还巴不得你贪财一点呢。”黄江华摇头笑道。

“黄哥,反正我是不会再要你的钱的,你把卡拿回去,不然我不理你了。”林思语把银行卡重新塞回黄江华手上,装作不高兴的翘起了嘴。

“就算你不理我,这钱我也要给你,谁让黄哥喜欢你。”黄江华咧嘴一笑,把卡强行塞到林思语口袋,见林思语又要还回来,黄江华二话不说就走回病房,他知道进了病房,林思语就不好再跟他推来推去了。

林思语苦笑的看了黄江华一眼,后脚跟进病房,当着父母的面,林思语也不敢跟黄江华拿着一张银行卡你推我给的,怕父母知道些什么,只能无奈的看着黄江华,见黄江华正对她笑,林思语心里头轻颤了一下,黄江华越是这样,越让她心里头充满愧疚感,她不知道以后如何去面对黄江华。

“这丫头还是太单纯了。”黄江华看到林思语的神色,不知道林思语心中所想的他,只道是林思语见他硬要给钱有些不高兴,心里暗自感慨了一下,这要是换成别的女人,恐怕立刻就把钱给收了,这年头,有谁不爱钱的?有些女孩子更是小小年纪就已经懂得拜金了。

心里想着,黄江华却也是为钱的事头疼着,他拿钱给林思语一点也不心疼,也大方得很,但他并没多少钱,给陈兴当秘书也才一年多的事,在这之前则是市办公室的一名普通科员,也没啥油水可捞。

而他给陈兴当秘书的这一年多,他更是坚持着底线,从不收钱,帮人办事也都仅限于一些同学情谊,超过原则的事,则是一律不帮,也就上次林思语朋友那档子事,他才破例收了一万块,还是林思语鼓动下才收的,否则还从来没收过钱,这些年来,光靠着工资,他其实也没攒下太多的钱,而且他在南州市区也买了房子,手头的积蓄有限得很,这次一下子拿出十万给林思语,他手上其实没啥钱了,想着年后还说要在望山市区给林思语买套房子,黄江华现在正在琢磨着哪里有来钱的路子。

“哎,看来得破例了。”黄江华寻思了一会后,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作为陈兴的秘书,堂堂的望山市第一秘,想要来钱的路子绝对不会少,只要他说声需要钱,想要给他送钱的人绝对多得是,但他可不能什么钱都乱收,收钱也得看情况,不过很显然,之前他给自己定下的原则得废掉了,以前想着先弄个好前程,钱的事,日后有权了,还怕没钱吗?如今为了林思语,他却是要早早放弃原则了。

一年一度的春节,对陈兴而言几乎是转瞬即逝,在家短暂的两天时间,让陈兴恨不得时间能过得再慢一点,好能跟家人多团聚一会,但他这个市委书记能决定得了很多人的前途命运,却是决定不了时间的快慢,两天的时间,陈兴尽管推掉了大部分的应酬,绝大多数时间里都陪着家人,但仍是感觉时间一转眼就过了。

从海城飞往南州的航班,陈兴坐在飞机上,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陈兴微微出神着,他也是个普通人,同样希望能和家人多点团聚的时间,但这点小愿望对他来说却是奢望,只是相比失去的这一点,他得到的却是更多。

“表叔,您要喝水吗。”旁边,传来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

“不用,你自个喝吧。”陈兴转头看着邹阳,摇头笑笑,想着昨天到大舅家,父母亲和大舅说着说着,最后都是老泪纵横的样子,陈兴也只能笑笑,父母亲和大舅把以前的心结说开了,也算是重归于好,老一辈的事,他这个当晚辈的没资格说什么,但看到他们最后有说有笑,陈兴也为父母亲高兴,尽管他对邹文刚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大舅没什么情感,但母亲表现出来的真挚感情他都看在眼里,所以对邹文刚这个大舅,他也不会表现出什么不尊重来。

邹阳是大舅托付给他教育的,陈兴对此苦笑不已,邹文刚只是聊天的时候当开玩笑提的,但母亲却是当真了,也发了话,让他把邹阳带在身旁教育一段时间,让邹阳收收心,日后做个有担当的男人,陈兴本是提了另外一个建议来着,说给邹阳介绍个工作,让邹阳好好上班,工作的同时,顺便去市夜校学习点知识,结果邹文刚说不用,陈兴也是无奈不已,知道自己的建议恐怕会让邹文刚当成是推脱,再加上母亲在一旁使眼色,陈兴也只好答应下来,他是看出来了,邹文刚这个大舅的确是一副硬脾气,也难怪以前能跟父亲两人打起来。

“小阳,到了望山,你也不要叫我表叔,我不希望你到处嚷嚷你跟我之间的关系,如果让我知道你借我的名头去干什么坏事,我立马就将你送回海城,知道吗。”陈兴陡然严肃起来。

“表叔,我知道了。”邹阳有些畏惧的看了陈兴一眼,昨天被父亲叫回来,看到那些个要债的小混混被派出所的民警带走了,那派出所所长李国生对着眼前这个辈分上是他表叔的人更是一副毕恭毕敬的姿态后,邹阳对这个比他只大十多岁的表叔就生出了一份畏惧之心,他听说李国生身旁的那人更是分局的局长来着,比李国生的官还大,但他不认识,他只知道李国生,在镇上跟那些小混混瞎混时,他曾经看到镇上所有混子都得尊称一声老大的王金明对李国生点头哈腰的样子,那次也才知道李国生这个派出所所长,昨日看到李国生在陈兴面前那乖顺得如同小猫的姿态,给邹阳心里带来了剧烈的冲击,更对陈兴这个表叔有着深深的畏惧。

“我先安排你到后勤部门上班,不会给你太多工作,你平常空闲就到师范学院去学习。”陈兴点了点头,意识到自己可能严肃过头了,脸色不由得缓和了几分,毕竟是他的表侄来着。

“表叔,我高中都没读完呢,到师范学院去学习能成吗?”邹阳挠了挠头,在家里,他谁的话都不听,对其父亲和爷爷都敢大呼小叫,但在陈兴面前,他却是不敢反驳半句。

“我说能行就行,你只要好好学习就成,可别给我丢脸了。”陈兴笑笑,他打算让邹阳去望山市师范学校先学个成人本科出来,日后也算是有个学历,总不至于让人说是文盲。

“不会,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邹阳使劲的点着头。

“表叔相信你行的,你瞧瞧,你把头发理了,看着不就是个聪明的帅小伙嘛,之前学人家留长发,染那种乱七八糟的头发干嘛,以后要好好收心,学点本事。”陈兴笑道,眼前的邹阳,一头精神利索的短发,跟昨天完全是两个样子,昨日第一次看到邹阳时,陈兴甚至都将对方当成了跟那些小混混一伙。

邹阳沉默着没说话,他父亲从小发过一次高烧,那一次高烧很严重,不仅烧得脑袋受到了影响,连脚都瘸了,也因为落得了一个傻瘸子的外号,但他知道父亲其实不傻,只是身体上有缺陷而已,但他从小时候开始,村里同龄的孩子欺负他时,都喜欢嘲笑他是傻瘸子的儿子,以至于他从小就形成了自卑的心理,后来更是不好好学习,跟社会上的人混到了一块,对父母和爷爷奶奶的管教很是反感,长期的叛逆心理让他也跟那些社会上的混混一样,成天惹是生非,就是不务正业,辍学后也没想过去好好找个工作干。

陈兴不知道邹阳这会在想什么,以为邹阳是把他的话听进去了,暗道小孩子终归只是一时被人带坏了,现在要纠正也还来得及,相信邹阳也能改头换面,只不过想着日后还要分心照顾一下邹阳时,陈兴就苦笑不已,不过这是母亲吩咐的,他也没办法拒绝,陈兴此时却是没想到他将邹阳带在身边,日后却是帮上了他的大忙,但这些都是后话。

深圳仁爱医院地址在哪
黑龙江盛京医院口碑
安阳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广州治疗白癜风办法
石家庄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